国际图赏_专业生科
主页 > 爱看前瞻 >理科男的嘴砲攻城战──《墨子》的机关术 >

理科男的嘴砲攻城战──《墨子》的机关术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以前我们中学读文化基本教材,讲到墨家大概就是把「兼爱」、「非攻」这两个关键词画重点就行了。再讲细一点,介绍墨家的非乐、薄葬等节约政策,大概也差不多了。我们之前介绍过孔子的劣徒们,其中有个被他骂「朽木不可雕」的宰予,就对儒家守丧提出反驳,而不为了丧葬礼俗耗费太多资源和社会成本,基本上就是墨家的主要政见。

其实《墨子》一书虽然提到墨子的几点论述,但思想体系并不若儒家或道家完备。看过刘德华演的《墨攻》就知道,墨者一群人可是实践派,算是先秦时期的联合国维和部队,非常具有理想主义与人道关怀的精神。而他们对礼教的反对主要来自于物质的减省,因此其形象也偏向草根而庶民。墨子首席的学生叫禽滑釐,他跟着墨子开启了三年的师生恋,不,我是说师生情谊,结果是他「手足胼胝,面目黧黑,役身给使,不敢问欲」,手脚长茧,全身日烧晒黑,这到底是受了老师什幺调教、虐待之后才会变成这副德性呢?

另外如果经历过国产RPG年代、玩过《轩辕剑》和外传的乡民,一定知道游戏里有一条主线就是墨家的机关术。其实从目前文献来看,墨家确实是由一群理科男所组成,和同时代的嘴砲战神孟子、整天我梦的乱爆卦的庄子的文科性格完全不一样。乡民喜欢战文组和理组,动辄说什幺文组误国,我身在其中不敢乱嘴,但墨子的理科力、工程数学力强到什幺程度?我们看他对守城的规划和计算就知道:

故凡守城之法,备城门为县门沈机,长二丈,广八尺,为之两相如;门扇数令相接三寸,施土扇上,无过二寸。堑中深丈五,广比扇,堑长以力为度,堑之末为之县,可容一人所。客至,诸门户皆令凿而慕孔。孔之。各为二幕二,一凿而繫绳,长四尺。(《墨子‧备城门》)

这一段我猜各位需要翻译,但我号称古文小神童,却无奈联考数学没能及格,实在没能力完整翻出,简单来说就是城门周遭的配置要多长多宽,然后在哪个位置凿多宽的孔洞以防御……在那个冷兵器的时代,这专业程度差不多就可以被美国五角大厦请去当顾问了。

另外传说中墨子发明的连弩车,也是一台很狂很霸气的交通工具,基本上能跟它抗衡的除了BMW大七之外我看寥寥无几,而《墨子》里也把连弩车的作法公布出来,大家去IKEA买妥材料回家就可以DIY了:

备临以连弩之车材大方一方一尺,长称城之薄厚。两轴三轮,轮居筐中,重下上筐。左右旁二植,左右有衡植,衡植左右皆圜内,内径四寸。左右縳弩皆于植,以弦钩弦,至于大弦。弩臂前后与筐齐,筐高八尺,弩轴去下筐三尺五寸。连弩机郭同铜,一石三十钧。引弦鹿长奴。筐大三围半,左右有钩距,方三寸,轮厚尺二寸,钩距臂博尺四寸,厚七寸,长六尺……(《墨子‧备城门》)

后面还有落落长偶就不引文了,这写的比设计图还详细八十七分,但大家可能会想说身为理科男,类似最近我老婆新垣结衣的银幕恋爱对象星野源,有可能跟人家比嘴砲吗?事实上墨子除了会作木工、设机关和造兵器之外,嘴砲力的技能树也有点。最着名的一役就是他和木匠始祖鲁班的(嘴上)大战:

见公输盘,子墨子解带为城,以牒为械,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,子墨子九距之,公输盘之攻械尽,子墨子之守圉有余。公输盘诎,而曰:「吾知所以距子矣,吾不言。」子墨子亦曰:「吾知子之所以距我,吾不言。」楚王问其故,子墨子曰:「公输子之意,不过欲杀臣。杀臣,宋莫能守,可攻也。然臣之弟子禽滑釐等三百人,已持臣守圉之器,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。虽杀臣,不能绝也。」楚王曰:「善哉!吾请无攻宋矣。」(《墨子‧公输盘》)

楚国準备攻宋,墨子去劝阻,正好堵到当时人称「楚国东尼史塔克」的公输盘(即鲁班),人家不但也是理科男还是攻城发明家,于是他俩就以衣带当城墙,以随身带的竹简当攻城器,先给他模拟战一场(感觉这两个人只是去玩桌游的吧?)结果副本连续刷了九轮,鲁班发明的攻城机都被墨子清光了,鲁班只差没丢核弹,一怒之下见笑转生气,海贼王还是死神上身,对墨子说「我还有一招没用,不要逼我出这招。」墨子回「我知道你想用哪招,就是把我干掉让我没法回宋国,但我早就把守城神技教给弟子三百人了。」鲁班这时已经没有特异功能了,还要留在这里惹人嫌吗?楚王也只好认输。完全不费一兵一卒就抵抗了强楚的攻伐,这就是理科男的专业与实力。

尔后武侠小说经常写这样的场景——两大高手对弈之前,死盯着对方,眼冒爱心,接着彼此在幻想中脑补了几百招的攻防,旁人看不出所以然,但他俩已气力放尽、汗流浃背,大概就从墨子与鲁班这场虚拟攻防而来。事实上战事无常端,天候地势甚或是人为因素,都有可能左右战局,就像做好万全準备的颱风天,哪个单位忘记关水门一样,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。但墨子那样纯粹的、以技术以理想就希冀能弭平战祸、翻转乱世的野望,穿越了无数年,经历了这些盛衰世局与科技进步,依旧值得我们钦羡而仰望。那可能是孔孟儒家之外,属于理组的太平愿景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